杉杉股份分拆上市三部曲 业内对手围攻下如何突围?

在分拆服装业务到港交所上市的事项上,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杉杉股份”,600884.SH)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近日,杉杉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杉杉品牌管理运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杉杉品牌”)收到香港联交所发来的信函,原则上同意杉杉品牌递交的公开发行H股股票并主板上市的申请。据香港资本市场消息,杉杉品牌将在近日完成路演和招股,拟6月底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据悉此次筹集达1.64亿元。

作为此次在港分拆上市的主体,早年,杉杉股份正是依靠杉杉品牌的服装业务在A股上市。随后杉杉股份启动转型,于1999年进入锂电池材料行业,目前杉杉股份主营业务已经转型为新能源。近年来,国内男装行业遭遇低迷,多年以来对服装业务疏远的杉杉品牌早已被对手海澜之家、雅戈尔、利郎、九牧王等赶超,从招股书公布的业绩来看也并不十分如意。

分拆上市三部曲

1989年,郑永刚创立FIRS杉杉男装。在很长的时间里,消费者对杉杉的认知就是一家老牌的服装公司,这种认知源于杉杉从90年代起在服装行业取得的成绩——在国内的西服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37.4%。不过,由于服装行业门槛低,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郑永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早在1997年,中国服装产业最火的时候,我就预感到这家企业快死了,我要找到下一个具有爆发性增长空间的产业,我进入锂电材料行业时,10个人里有11个说我疯了,可是企业家本来就不是常人,企业家看的是未来。”

基于这样的考虑,郑永刚在1999年选择进入锂电子电池材料领域,现在已成为锂电池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目前杉杉股份旗下拥有三大块业务:锂电新能源、金融投资业务以及服装。不过从业务体量上来说,杉杉服装业务贡献占比在公司内部三大业务板块中最小。据杉杉股份2017年财报,杉杉股份的新能源业务2017年的营收为74.89亿元,占总营收的90.5%;服装业务的营收为6.66亿元,仅占总营收的8.1%;投资及金融类业务实现1.16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4%。

事实上,杉杉股份早就启动了服装业务分拆上市进程。记者注意到,杉杉股份在2016年4月就拆分服务业务单独上市发布了对外公告。不过,杉杉品牌赴港上市进程比较缓慢。直到2018年3月,香港联交所官网才终于公布了杉杉品牌的招股说明书。5月10日,杉杉股份宣布获得证监会的批复,证监会核准杉杉品牌发行不超过4285.7万股境外上市外资股。

除了在国内A股市场占据一席之地,2017年5月,杉杉股份旗下负责融资租赁业务板块的富银融资股份(08452.HK)也登陆香港联交所。杉杉品牌在香港如果顺利上市,杉杉股份旗下三大业务:锂电池、服装、融资租赁就都实现了独立上市。

天风证券4月26日的研究报告认为,鉴于公司目前聚焦在新能源领域,为了使服装业务有更好的融资平台,公司拆分服装业务到H股上市,杉杉因此也能够更专注于电池材料业务。

根据公开报道,郑永刚虽然坦言:“靠服装赚钱的时代早已过去,我更希望大家称呼我为金融家。”但是他也表示,永远不会放弃对服装产业的投入,做多元经营并不代表放弃服装板块。

对于有观点认为,让服装业务“离家单飞”或是杉杉一种“甩包袱”的策略,近日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杉杉股份董秘钱程这样解释分拆上市的意图,“分拆是为了释放不同业务的价值,将有利于提升我们的企业形象、发掘我们的潜在价值、巩固我们的财务状况及竞争力,并为我们提供额外资本来实施业务策略及未来计划。上市后杉杉股份依然是杉杉服装业务的大股东,继续支持服装业务的发展。”

利润仍是“软肋”

近年来,杉杉品牌业绩并不尽如人意。2015~2017年,杉杉品牌营收实现稳步上升,分别为5.26亿元、5.92亿元和7.98亿元,但利润却分别为0.56亿元、0.34亿元、0.37亿元,呈下降态势。记者注意到,杉杉品牌鼎盛时期在全国一度拥有2000多家门店,而截至2017年底,杉杉品牌共运营1052间门店。

在回答记者关于利润有所下降时,钱程表示,“主要是上市费用及销售和分销开支增加。”招股书指出,上市募资拟用于扩张中国零售网络,开展各种宣传活动,同时改善科技系统、建立仓储物流中心。除上述两大核心品牌外,公司还运营有两个与意大利设计师合作品牌。

在答复记者采访提纲时,钱程引用了不少数据来表达对男装行业前景的看好,“根据灼识咨询报告,中国男装市场的零售收入从2013年的4079亿元增加至2017年的649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2.3%。预计到2022年,男装市场的零售收入将达到10686亿元。与其他男装类别相比,男士商务正装市场较不易受宏观经济环境波动的影响。”

不过,来自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本土男西装市场集中度仍然较低,男西装前十品牌市场占有率不过23%。其中雅戈尔占6.62%,杉杉占2.25%。杉杉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根据灼识咨询报告,于2017年,以零售收入计,我们的FIRS品牌是中国第五大男士商务正装品牌。”

实际上,男装行业市场的发展尤其在近几年一直脱离不了“唱衰”“凛冬”等字眼,这一定程度上增大了杉杉品牌的压力。“其实,服装行业从过去需求旺盛而高速成长,工业化支撑了发展,所以国内不少大小服装品牌迭起,当然也包括男装品牌,过去品牌们可能只需要不停地开店和打广告。在北京经营一家男装电商公司的白永平对记者说。

在上海从事服装代工业务的陈晨(化名)表示,“随着消费者的成熟、个性的要求,消费者分层比较严重,导致大众品牌的发展比较难,由于它们经营模式和营销模式落后,可能就导致库存量变大了,在这个时候,定价就会上扬,但价格又支撑不了大众消费的定位,就导致进入今天恶性循环的局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服企高管曾坦言:“目前服装企业消化这些库存至少需要3年时间,但销库存背后还需要利润支撑,一旦财务报表不太好看,银行就会跟在后面催债。”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渠道、通道的增多,摊薄了这些传统男装品牌的份额,尽管品牌们有布局电商的动作,但在线上线下男装品牌同样都有难度——获客成本高,这关系到流量的问题,比如门店开到购物中心,租金、提成等构成了流量的问题;而在线上比如天猫淘宝等,也需要交一笔流量费。以前可能花费100万元,能带来一万个客户,现在可能只能带来五千个左右。”白永平说。

在这种背景下,许多男装上市企业有一个共同的发展计划,那就是加快多品牌、多品类、多元化发展步伐。比如,海澜之家发展“爱居兔”女装品牌、商务职业装品牌“圣凯诺”以及发展家居品牌馆等。雅戈尔和报喜鸟也有类似的布局,前者试图推出童装,后者尝试拓展多品牌集合店。

杉杉品牌并非没有进行改变。钱程表示,“面对广阔的行业发展前景,公司服装业务拟采取如下策略:优化并进一步扩大销售及分销网络;加大品牌推广及市场营销力度;进一步提高资讯科技系统及供应链、物流存货管理能力;进一步发展电子商务销售。”

2015年公司推出了快时尚品牌“SHANSHAN”,宣称以年轻、时尚、服装变换频率高作为定位,截至今年6月末,“SHANSHAN”品牌已开设门店63家。国内男装部分业务的发展一度缺乏设计和创意方面的亮点,郑永刚也曾承认这一问题,服装行业目前的挑战就是“自己跟自己竞争”。白永平表示,“事实上,很多男装品牌在设计上的怠慢,这与男装、女装消费的动力不太一样,男性由于衣服款式特别好看而去消费的动机,远远低于女性,形成了制约。”

®证券经济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本站文章链接并注明出处《证券经济报网》
㊣ 本网声明:证券经济网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内容如有侵权请至邮件:ipoecontousu#foxmail.com(#换@)

Copyright © 2018 证券经济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私自建立镜像追究法律责任|豫ICP备18013297号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