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上交所官网近日发布消息,将于7月14日审核合肥科威尔电源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威尔”)的首发申请。科威尔专注于测试电源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科威尔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科威尔选择上市审核规则规定的第一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2017年至2019年,科威尔研发费用分别为1055.21万元、1036.18万元和1678.2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68%、7.40%和9.90%。同行业上市公司同期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3.38%、15.14%和14.96%,均高于科威尔。

报告期内,科威尔营业收入分别为9878.81万元、1.40亿元和1.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06.70万元、3395.63万元和6162.98万元。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15.25%。

报告期内,科威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不及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354.60万元、1720.93万元和4942.52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不及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5922.28万元、9810.47万元和1.57亿元。

报告期各期末,科威尔应收账款余额呈上升趋势,分别为4099.95万元、7513.68万元和9368.1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1.50%、53.67%和55.29%。

数据显示,科威尔各期末账龄为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84.37万元、843.72万元和1904.28万元,占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50%、11.23%和20.33%,期末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235.53万元、442.43万元和699.91万元。

2019年,科威尔毛利率下滑。2017年至2019年,科威尔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7.87%、68.69%和65.13%,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7.81%、68.67%和65.03%。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科威尔关联交易额变动较大。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科威尔关联销售分别为5007.73万元、554.74万元和0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0.69%、3.96%和0%。

此外,科威尔还曾出现股份代持的情况。2012年8月,科威尔有限增资时,新股东傅仕涛、邰坤和叶江德离职手续正在办理中,唐德平和夏亚平均已离职且入职科威尔有限。由于股东规范意识不足,为便于工商登记,简化手续,各股东经协商一致,决定维持工商登记的股东和股权比例保持不变,增资完成以后仍由邵国红、吴亮作为工商登记股东,并由邵国红、吴亮为所有新股东代持股权。直至2016年7月,相关股东召开股东会并签订转让协议,从而解除了全部股权代持关系。

报告期内,科威尔受到1次行政处罚。2018年3月2日,因科威尔有限(非人员密集场所)使用不合格消防产品逾期未整改,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公安消防大队根据《消防产品监督管理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分别给予科威尔有限罚款1000元的处罚,副总经理夏亚平罚款500元的处罚。

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发送邮件至科威尔董秘办,该公司相关人员回复称相关内容以公开披露信息为准。

冲刺科创板

科威尔前身为合肥科威尔电源系统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3日。2019年6月18日,该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科威尔专注于测试电源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通过平台化的核心技术,为不同的行业开发出符合行业应用特点的测试电源,是一家为工业领域提供测试电源设备的公司。

2020年4月3日,科威尔在上交所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科威尔选择上市审核规则规定的第一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科威尔本次发行前公司总股本为6000万股,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000万股,占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其拟募集资金2.76亿元,其中1.52亿元拟用于投资建设高精度小功率测试电源及燃料电池、功率半导体测试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4478.19万元拟用于投资建设测试技术中心建设项目,3984.43万元拟用于投资建设全球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项目,4000万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科威尔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傅仕涛。本次发行前,傅仕涛直接持有科威尔37.40%的股份。同时,傅仕涛系合肥京坤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合肥合涂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京坤投资间接控制科威尔3.54%的股份,通过合涂投资间接控制科威尔4.32%的股份,合计控制科威尔45.26%的股份。

傅仕涛,男,1979年11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毕业后一直从事电源相关行业,具有丰富的行业经历。2003年3月至2012年12月,历任艾普斯电源(苏州)有限公司职员、课长、行业经理;2013年1月至2019年6月,担任科威尔有限总经理;2019年6月至今,担任科威尔董事长、总经理,任期自2019年6月至2022年6月。

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15.25%

2017年至2019年,科威尔营业收入分别为9878.81万元、1.40亿元和1.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06.70万元、3395.63万元和6162.98万元。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2018年,科威尔营业收入同比正增长,但净利润却不增反降。2018年、2019年,科威尔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41.72%、21.04%;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5.25%、81.50%。

报告期内,科威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不及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354.60万元、1720.93万元和4942.52万元。

报告期内,科威尔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不及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5922.28万元、9810.47万元和1.57亿元。

2020年1-3月,科威尔实现营业收入1398.92万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41.71%;实现净利润和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12万元、-94.84万元,较2019年同期降幅较大,主要系第一季度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产生的不利影响。科威尔称,公司及公司供应商和客户的复工时间均有所延迟,同时产品运输物流受阻,公司产品的发货、安装、调试及验收周期有所延后,对一季度营业收入等主要财务指标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科威尔预计,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预计为5500.00万元到6500.00万元,与去年同期营业收入6059.00万元相比,增长-9.23%到7.28%;净利润预计为2000.00万元到2600.00万元,与去年同期净利润2315.75万元相比,增长-13.63%到12.2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为1900.00万元到2500.00万元,与去年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2220.43万元相比,增长-14.43%到12.59%。

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公司

报告期内,科威尔研发费用分别为1055.21万元、1036.18万元和1678.21万元。招股书显示,科威尔研发费用主要由职工薪酬、材料费和委托开发费等项目构成,其中,职工薪酬为在研发投入中占比超六成。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科威尔研发人员薪酬总额分别为468.36万元、699.23万元和1108.08万元。同期研发人员分别为36人、47人和68人,研发人员人均年薪分别为13.01万元/人、14.88万元/人和16.30万元/人。

除职工薪酬外,报告期内,科威尔研发费用中,材料费分别为195.55万元、252.00万元和436.83,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18.53%、24.32%和26.03%;委托开发费分别为334.32万元、29.71万元和54.27万元,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31.68%、2.87%和3.23%;折旧摊销分别为32.16万元、40.83万元和36.69万元,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3.05%、3.94%和2.19%;其他费用分别为24.81万元、14.41万元和42.34万元,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分别为2.35%、1.39%和2.52%。

科威尔称,2017年委托开发费占比较高主要系公司委托合肥工业大学合作开发双向可程控电网交流电源、可编程模拟电网电源和可程控负载电机模拟电源项目,合计支付技术开发费230万元所致。

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星云股份、华峰测控和燕麦科技相比,科威尔的研发费用率报告期各期内均“垫底”。

报告期内,科威尔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0.68%、7.40%和9.90%。同行业上市公司同期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3.38%、15.14%和14.96%,均高于科威尔。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应收账款连续两年上涨

报告期各期末,科威尔应收账款余额呈上升趋势。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科威尔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099.95万元、7513.68万元和9368.1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1.50%、53.67%和55.29%。

数据显示,科威尔各期末账龄为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84.37万元、843.72万元和1904.28万元,占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50%、11.23%和20.33%,期末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235.53万元、442.43万元和699.91万元。

报告期内,科威尔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864.42万元、7071.25万元和8668.22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9.12%、50.51%和51.16%。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2019年末较2018年末科威尔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增加1596.97万元,增幅为22.58%,2018年末较2017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增加3206.83万元,增幅为82.98%。科威尔表示,主要原因系一方面由于报告期内公司积极开拓新客户、开发新产品,销售规模扩大导致应收账款上升;另一方面销售的季节性分布也影响期末应收账款余额,2017年至2019年,公司下半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5697.12万元、9180.86万元和1.09亿元。

科威尔在招股书中也坦承,随着收入规模的增加,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可能会进一步上升,如果不能持续有效控制应收账款规模,及时收回账款,特别是账龄相对较长的应收账款,将使公司面临一定的坏账风险,并对公司的资金使用和经营业绩的持续增长造成不利影响。

2017年至2019年,科威尔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81次、2.41次和2.01次。

2019年毛利率下降

2017年至2019年,科威尔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7.87%、68.69%和65.13%,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7.81%、68.67%和65.03%。

科威尔主营业务毛利主要由大功率测试电源、测试系统和小功率测试电源构成,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毛利占比分别为99.76%、99.88%和99.50%,其他业务收入毛利贡献较低。

按产品来看,科威尔大功率测试电源的毛利率分别为68.55%、69.21%和66.88%;测试系统的毛利率分别为64.65%、65.25%和59.26%;小功率测试电源的毛利率分别为50.67%、59.01%和62.23%。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报告期内,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3.68%、62.43%和61.30%。3家同行业上市公司中,星云股份和燕麦科技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均低于科威尔;华峰测控的测试系统毛利率均超过80%,分别为81.10%、82.65%和82.27%,高于科威尔测试系统毛利率。科威尔称,主要原因系华峰测控为国内最大的半导体测试系统本土供应商,其测试系统产品技术门槛较高,拥有较强的议价能力。另外两家上市公司星云股份和燕麦科技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均低于科威尔。

2017年关联销售额逾5000万元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科威尔关联销售分别为5007.73万元、554.74万元和0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0.69%、3.96%和0%。

其中,科威尔北京分公司负责人邰坤曾担任关联方北京寰宇科威尔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实际控制中盛利合;科威尔上海分公司负责人刘俊曾担任上海科喆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科威尔西安分公司负责人鲍鑫曾担任陕西科威尔执行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公开资料显示,科威尔深圳分公司注册地址与深圳科威尔的注册地址一致。中盛利合、北京寰宇、深圳科威尔、上海科喆、陕西科威尔均为科威尔2017年前五大客户。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据科威尔招股书披露,早期为了快速拓宽市场和获取客户资源,增强市场响应速度,提升产品市场占有率,公司选择借助经销商的市场经营能力和区域客户资源。为了消除关联交易影响,科威尔的销售模式已经从经销为主转向直销为主。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上述6家关联企业于2019年陆续注销。

此外,中盛利合、北京寰宇、深圳科威尔和上海科喆4家关联经销商与科威尔还存在债权转移,金额分别为126.91万元、223.03万元、169.34万元和32.16万元,累计551.44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科威尔已收回金额216.29万元,期后回款金额224.64万元,小计440.93万元。截止2020年6月30日尚未收回金额110.51万元。

合肥科威尔利润率被应收账款“踩踏”

直销和经销相结合

报告期内,科威尔采用直销和经销相结合的销售模式。2018年开始,科威尔境内销售主要采取直销模式,境外销售通过采用直接销售、经销两种模式进行。

2017年至2019年,科威尔直销收入分别为4538.07万元、1.18亿元和1.60亿元,占比分别为46.01%、84.38%和94.48%。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科威尔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向前五名客户合计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647.43万元、2530.11万元和4479.3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7.17%、18.07%和26.45%。2018年度、2019年度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下降主要系中盛利合、北京寰宇、深圳科威尔上海科喆及陕西科威尔等关联经销商收入下降所致。

直销模式下,科威尔主要客户为新能源发电、电动车辆、燃料电池和功率器件的企业制造商,以及电动汽车行业动力测试系统集成商(如:无锡朗迪、四川诚邦、南通常测等)。

报告期各期,科威尔向前五名客户直销收入占比分别为46.01%、84.38%和94.48%。科威尔披露直销客户包括直接客户和电动汽车行业动力测试系统集成商。而科威尔2018年度、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中仍然以无锡朗迪、四川诚邦等系统集成商为主。

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科威尔对无锡市朗迪测控技术有限公司销售收入分别是195.38万元、502.79万元、1375.20万元;对四川诚邦测控技术有限公司销售收入分别是134.32万元、638.93万元、317.73万元。

2018年新增两家机构股东

科威尔2018年增资引入新股东中小企业基金、滨湖创投。

2018年11月26日,科威尔有限召开股东会,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1157.8947万元,其中新增股东中小企业基金以2400万元认缴公司46.32万元出资,其余2353.68万元计入资本公积;新增股东滨湖创投以600万元认缴公司11.58万元出资,其余588.42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目前,科威尔共有4名非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合涂投资、京坤投资、中小企业基金以及滨湖创投,前述非自然人股东均为有限合伙企业。

合涂投资、京坤投资为发行人员工持股平台,合伙人均为自然人,不属于国有股东。中小企业基金系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普通合伙人及基金管理人为江苏毅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人分别为江苏毅达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

滨湖创投系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普通合伙人及基金管理人为安徽国耀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人分别为合肥滨湖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合肥市天使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合肥国家大学科技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合肥东城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招股书显示,中小企业基金共持有科威尔4%股份,滨湖创投共持有科威尔1%股份。

部分股东曾代持股份

科威尔主要股东持有的公司股权,在2017年以前由部分股东的家属代为持有。

2012年8月,科威尔有限增资时,新股东傅仕涛、邰坤和叶江德离职手续正在办理中,唐德平和夏亚平均已离职且入职科威尔有限。由于股东规范意识不足,为便于工商登记,简化手续,各股东经协商一致,决定维持工商登记的股东和股权比例保持不变,增资完成以后仍由邵国红、吴亮作为工商登记股东,并由邵国红、吴亮为所有新股东代持股权。

科威尔表示,在2012年12月傅仕涛、邰坤和叶江德等股东从原工作单位离职后,鉴于公司成立初期股东规范意识不高,且股东邰坤、叶江德长期居住在外地,为便于公司开展业务以及简化工商登记手续,相关股东未解除代持关系。相关股东于2016年7月召开股东会并签订转让协议解除了全部股权代持关系,2017年11月,科威尔有限就前述解除股权代持关系涉及的股权转让事宜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

傅仕涛2003年3月至2012年12月期间在艾普斯电源(苏州)有限公司分别担任职员、课长、行业经理职务,2012年8月科威尔有限代持发生时,傅仕涛在艾普斯电源(苏州)有限公司担任行业经理职务,相关劳动合同中存在竞业限制的约定;邰坤2001年4月至2012年12月期间在艾普斯电源(天津)有限公司担任销售代表职务,2012年8月科威尔有限代持发生时,邰坤在艾普斯电源(天津)有限公司担任销售代表职务,相关劳动合同中存在竞业限制的约定;叶江德2008年3月至2012年12月期间在艾普斯电源(苏州)有限公司担任销售代表职务,2012年8月科威尔有限代持发生时,叶江德在艾普斯电源(苏州)有限公司担任销售代表职务,相关劳动合同中存在竞业限制的约定。

对于劳动合同中存在的竞业限制约定,科威尔称,被代持股东傅仕涛、邰坤及叶江德与原任职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存在竞业限制的约定,但原任职单位已确认其无需承担竞业限制义务,不存在违规或违约情形。

曾因使用不合格消防产品被罚

报告期内,科威尔受到1次行政处罚。

2018年3月2日,因科威尔有限(非人员密集场所)使用不合格消防产品逾期未整改,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公安消防大队根据《消防产品监督管理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分别给予科威尔有限罚款1000元的处罚,副总经理夏亚平罚款500元的处罚。

科威尔称,已根据消防相关法律法规整改完毕。

根据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公安消防大队2020年3月17日出具的《证明》,上述处罚因情节较轻,公司整改及时,不属于严重违反消防相关法律、法规及规范文件的情形,该处罚不属于重大行政处罚。

报告期内分红逾2000万

报告期内,科威尔共分红3次,累计分红金额为2060.53万元。

2017 年4 月5 日,经股东会决议通过,科威尔有限对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利润分配,按股东的持股比例现金分红450.00万元。

2018年7 月2 日,经股东会决议通过,科威尔有限对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利润分配,按股东的持股比例现金分红800.00万元。

2019年3 月20日,经股东会决议通过,科威尔有限对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利润分配,按股东的持股比例现金分红810.53万元。


®证券经济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本站文章链接并注明出处《证券经济报网》
㊣ 本网声明:证券经济网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内容如有侵权请至邮件:ipoecontousu#foxmail.com(#换@)

Copyright © 2018 证券经济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私自建立镜像追究法律责任|豫ICP备18013297号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